Lin bay 好 油

這篇講農藥的文章也兩年了,但社會大眾還是沒辦法接受農藥有合理的評估管理機制跟農藥的使用種類放寬,反而是協助農民減少用藥,當你只有少少幾類藥可用時,會因為抗藥性而導致農藥越用越多,越用越無用。

更甚的是某農業縣出來應該替農民求福祉的立委,竟然連這些都不知道,以理盲超越科學,以政治手法限制經過合法程序而開放的農藥使用。

前陣子我問幾個朋友,請問台灣茶葉的產值是出超還是入超,每一個人都說是入超,但實際的答案是出超。

台灣每年進口約3萬噸的茶葉產值約22億,我們對於茶飲有罐裝、手搖等需求,本土的茶葉價格相對高,不適合走這個路線,當然需要進口。

但我們本土一年出口了八千多噸的茶葉,產值更有32億左右,本土的市場跟進口的茶葉不是同一種消費市場,而是一個差異化經營的市場,但大家都可以從飲料茶的需求中獲利,飲料茶更能襯托台灣本土茶的美好。

本土的茶葉需要的是一個合理,科學,讓茶農能經營能競爭的環境,而不是遇到農藥的問題就不依照科學、不相信專業的試驗以及評估,以政治凌駕專業。

是什麼限制了我們?
難道我們台灣的茶葉管理沒有資格走在世界最前面嗎?

 
未提供相片說明。
Lin bay 好 油

很多人都不懂台灣的農藥制度,我簡單的說明一下,在現行台灣的制度下,一個成分要登記使用非常困難,一個成分從無到有登記到公告,時間要拉很長(公文旅行),費用也不便宜往往兩三百萬以上。

但一個成分登記了,只能用在當初申請的幾個品項,例如A成分你申請的是芒果炭疽病,但在茶樹的炭疽病上就是不能使用,因為你只申請芒果。
而要廠商為了多申請一樣茶樹,又要多花一次流程跟費用,廠商的意願也很低,加上台灣不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
所以就導致新藥的申請越來越少,使生產者無藥可用,只能去買有效但不合法的藥劑。

因此後來放寬農藥的延伸使用,簡化延伸使用的申請流程,也降低相關的費用,讓農藥商願意申請,讓一些都是老藥的疫病有新藥可以用。
這次的開放主要都是以衍伸使用的項目為主,以前沒有允許使用的當然殘留值是0。

這個問題就像去年的營養午餐驗出農藥殘留的問題,達特南是一個好用的廣效殺蟲劑,十字花科、甘藷、空心菜都可以用,但當初業者沒申請莧菜,導致使用在莧菜非法。
有了延伸使用,業者申請的意願才會高,才能解決生產者無藥可用的窘境,畢竟政府單位不可能主動申請開放農藥,如果農藥商都不申請,無藥可以用,老藥一直噴,藥越下越重,這是三輸的局面。

而氟派瑞根本就沒有日本3ppm的標準,歐盟也沒有申請延伸使用,在WTO可以看到在Tea的推薦用量是6ppm
https://members.wto.org/crnattachme…/…/tpkm/17_1286_00_e.pdf

這是依照台灣提出而修正的標準。

台灣一直把茶葉認定為代表台灣的旗艦產品,當世界都不停在進步時,請問台灣的茶產業與30年前的差異大嗎?

認為在茶的領域台灣是領先世界,但對茶葉的生產管理技術卻沒有領先世界的眼界與氣魄,看到的只有政治凌駕專業的操作

專家的意見是對的,沒有問題,但我們要廢止使用。

    全站熱搜

    戮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